新莆京官网| 贵州教师服务网| 贵州学习网 全省教育宣传通讯员QQ群:399795339 教研学习交流QQ群:612573886 旧版入口|英文网站
当前所在位置:新莆京 » 校园文化 » 风采展示
祖 国 需 要 这 样 的 人
 字号:[ ]  [打印文章]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——刘恩和同志先进事迹材料

 

  刘恩和,男,土家族, 59岁,中共党员,贵州省沿河土家族自治县后坪乡茨坝小学校长,小学高级教师,中共十六大代表。他1974年被推荐到思南师范学校读书, 长期在偏远山区学校任教。为建设茨坝村小,他发动集资4000元,自筹6000元,坚持每个来回10多公里背材料,感动村民共同背运,历时4个月,穿破5双胶鞋,一个人背回17吨多建材,行程2000多公里。获得荣誉后,奖金全部用于学校建设和公益事业,资助学生近500人。曾获全国劳动模范、全国优秀教师、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。 

 

   刘恩和,这位与共和国同龄的农民的儿子,五十年来,他既感受到共和国建设历程的艰难与辉煌,又感受了自己人生奋斗进取的拼搏与乐趣。


  刘恩和1951年初出生于贵州省沿河自治县后坪乡茨坝村。10岁时父亲去世,他与一兄一弟随同母亲相依为命。1971年“社来社去”时期,被石界公社推荐保送,穿着草鞋就读铜仁农校。随后他响应党的号召,随县良种繁育队到海南岛育种。育种失败,他改行育人。1973年他到茨坝小学任教,随后又从思南师范学校读书毕业。几经周折,刘恩和就这样一辈子与教育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
  学校修完,他也成了木匠


  1977年秋,刘恩和奉命调到石界完小参与组建初中部。他除了一人统揽数理化音体美等课程以外,他还兼管学校后勤事务。筹经费,购木料,整修初中班教室,他干得津津有味。


  石界完小首批初中毕业生、现任双坪村小校长、全省优秀教师汪永江回忆说:“当时学校为了减少开支,只请一个木匠。刘老师利用课余时间天天与那个木匠一起干活,两年的星期天与寒暑假,他从未下过班,两层楼八间教室的木房,全是刘老师和那个木匠共同完成的。”


  一位当年和他一起工作过的老教师介绍说:“后来他辞掉了木匠,刘恩和几乎凭一人的木工技术,不要一分报酬,修成了男女生厕所和篮球场所有设施。”学校装修完毕,刘老师便成了“弄斧进班门”的出色木匠。


  舍“妻”保校


  学成了木匠,修起了教室,可是他的未婚妻却丢失了。


  刘恩和的未婚妻,是年过花甲的田应钊老人的唯一女儿。解放后入党的第一批老党员田应钊,十分器重这位朴实能干、有前途的未来女婿。可在恋爱期间,正值刘恩和日夜兼程修建石界完小初中部教室的时候。他的未婚妻有些忍耐不住了,嫌他是“憨包老师”要与他决裂。刘恩和当然内心悲痛,但他不强人所难。1979年,他只好舍“妻”保校,未婚妻跟人出走,远去新疆定居。


  未婚妻丢失了,但未婚岳父还存在。在田应钊的女儿出走后的20年日子里,刘思和把田应钊当成真正的岳父来对待。运柴供水,孝敬备至。那时,刘恩和每月有13.5公斤干部口粮,他除了每月要分5公斤给自己的老母亲外,还要分5公斤给田应钊老人。他自己不够吃,只能添加包谷面和其它杂粮果腹。


  去年春节,田应钊的女儿回家探亲。得知刘恩和几十年照顾父亲如亲身父母一样,内疚与感激之情难以言表。她说:“人生如有来世,我们一定在一起。”刘恩和憨厚的笑着回话:“婚姻不成情义在嘛!”刘恩和就是这样真诚朴实地为人。


  他常常“公事私办”


  刘恩和为人朴实可靠,工作能力强。县里为了创造条件争取世行贷款建校,1993年9月,刘恩和被调回茨坝村小任校长。


  沿河是国家级贫困县,茨坝村更是穷得叮铛响。刘恩和深知身上的担子不轻,但他并未被重担压倒。在发动群众集资投劳建校时,一些不明真相的人说:“村里集资几万元修电站都没有成功,今天又来集资修学校,明显是在骗人。”村民要求刘老师拿他的工资和家产担保。刘恩和十分理解村民们的心。


  一万元的匹配资金上面要求分两次限期完成。第一期限到时,村民却无动于衷。刘恩和只好悄悄背着妻子把家中八年的积蓄取出5000元垫交,其中1000元注明系他个人捐款。


  发动群众集资,他挨家挨户、白日夜晚作思想工作。他的真诚行动打动了一个个村民。一村民说:“刘老师是为我们子孙后代办好事,他都捐了一千块钱,大家还是交吧!”村民们纷纷捐款。但在第二期限到时,尚有1250元的缺口。刘恩和又只好“公事私办”,用家中的积蓄补足,终于完成上面安排的匹配资金。


  一所背来的学校


  茨坝村是“三不通“的地方,缺水,缺电,缺公路。要修学校,其钢材、水泥、砖石等建筑材料,必须从10多公里以外的地方靠人工背进去。


  他亲自行动起来了。他说:“话说千遍,不如做个示范;喊破嗓子,不如做个样子。”他叫女儿春霞每天夜晚煮猪食时,不要忘了给他煮一罐洋芋,每天清晨他就带它去用作“一日三餐”。经他带动,从放牛娃到过路人,从老师到学生,从家长再到其他村民,几乎“全民皆兵”,纷纷背起了背兜,苦战在山村小道上。其景其情,多么壮观,多么悲壮!


  没过多久,70多吨建筑材料全部背到了建校工地。这所“背来的学校”,其中竟有17余吨物资是刘恩和的身体驮运来的。刘恩和在那条10多公里的山路上,平均背着一百斤担子,走了350多趟,往返行程达7000多公里。


  1997年8月,一幢全新的教学楼耸立在茨坝百姓眼前,高大的形象凝聚着山区人民勤劳办学的精神,凝聚着刘恩和无数汗水和心血。


  患难三兄弟


  刘恩和有三兄弟,父亲去世以后,十多岁的兄长参加修公路谋生,让他和弟弟在家中读书。后来,兄长做种种苦力支撑家庭而误了青春,至今仍是单身一人过日子。村里有的人说:“都说刘恩和好,好个屁!……要不是他哥,他教狗屁哩个书!”有的甚至指责说:“两过几年,他哥连老婆都娶不上了,他良心往哪里放!”


  村里人尽管这样说,兄长毕竟还是理解恩和。他说,恩和是个善良人,虽然有“皇粮”吃,但他热心支助贫困学生,家用仍然入不敷出。家兄看在眼里,只身前往浙江打工去了。


  据茨坝村小后勤主任、恩和的启蒙老师田井银披露,刘恩和教书23年,资助学生钱物累计超过一万元。几十年来,没有看到他穿过一双袜子,没有穿过皮鞋,没有穿过棉衣;个人生活上,从未买过一块豆腐,未称过一斤肉。


  刘恩和的弟弟刘恩祥是供销社职工,经济较为宽裕。在刘恩和“穷达尽为身外事”而手头紧张时,恩祥那里就成了“信贷银行”。


  女儿立春霞考上思南师范学校后,刘恩和为报名费着急。妻子埋怨道:“自己的钱用来修学校,孩子读书去哪儿找?”他只好去找三弟恩祥想办法。恩祥以自己的名义为他贷款4500元,并在春霞生活费用不能接济时责无旁贷地大力援助。就连学校搞活动经费紧张时,他也要到恩祥那里去要钱。在修建茨坝教学楼期间,三弟为恩和负有许多零星帐。恩祥家里人问道:“他幺爷,下个月工资发了,我来结点儿帐。”恩和神情紧张地答道:“下个月吧。”对方有些抱怨:“下个月下个月,有几个‘下个月’了?”面对家兄的尴尬,恩祥只有无奈的笑笑。刘恩和把学校的事当成自己的事,刘恩祥就把兄长的事当作自己的事。


  没有姓氏的孩子


  刘恩和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。大女儿立春霞已考入他的母校,小儿子夏光辉在茨坝村小读三年级。奇怪的是,两个孩子都没有真正的姓氏。


  刘恩和常常以校为家,对家庭,对妻子和儿女关心极少。两个孩子出生时,刘恩和均不在家。在接生条件相当落后、又单家独户无人照顾的情况下生孩子,妻子怎么不想丈夫在她的身边有安全感呢?一次,妻子在重病中含泪说:“你只知道工作,讲奉献,对家人的死活不管不问,怎不让我心寒啊!”刘恩和无话可说,只流了一阵内疚的感激的眼泪。妻子埋怨说:“我与你哪谈得上恩爱夫妻,你也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,孩子们跟你姓,恐怕不可能!”


  其实,妻子冉隆梅十分体贴丈夫,支持丈夫的事业,虽然他只读过小学三年级,但在当地也还算知书识理。只是她觉得刘恩和实在太过分了。刘恩和要求孩子随母亲姓,可妻子为避免世俗舆论而未允。刘恩和十分老实地说:“那就既不随父姓,也不随母姓,按出生时取名。”大女儿生于1983年立春之日,当天春光明媚,就取名“立春霞”;小儿子生于1988年五月盛夏之季,则取名“夏光辉”。这时,他妻子辛酸地哭了起来。


  “夏光辉,你爸爸把钱拿去集资建校了,你恨不恨他?”“不恨。”“那你以后考上大学没有钱读咋个办?”“贷款!”……有其父必有其子,夏光辉这个才11岁的孩子,从小就有宏大志气。


  党和人民不会忘记


  刘恩和的人生,随同共和国走过了半个世纪,经历过风吹雨打和艰难苦涩,体味过成功的喜悦和奉献的乐趣。学生时代,打赤脚,穿破衫,吃野菜,最穷的学生学出最好的成绩。工作后,是木匠,是老师;是清洁工,是班主任;是农技人员,是学校校长;是建筑工人,是优秀园丁……时时为人师表,处处无私奉献。


  党和人民没有忘记这位忠心耿耿献身教育事业的人。1998年9月,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授予刘恩和“希望工程园丁奖”,同年,他被教育部评为“全国优秀教师”。他先后获得各级各类表彰20多项。


  如今的刘恩和,工作更加勤奋卖力。他说:“我要努力做到无愧于党,无愧于人民。政府救济让我长大成才,我当然要一辈子勤勤恳恳报效祖国。”


  但在他内心里,对家庭、对妻子和儿女实在有愧。他对妻子说:“如果人有来生,我们交换个位置,我做你的妻子,一心一意支持你的事业报答你。”人哪里有来生?刘恩和的妻子微笑了。其实人们都知道,成功男人的背后,有一个成功的女人。她的妻子面对这一切,内心感到无怨无悔。


  2007年,被誉为“教育愚公”的刘恩和老师,身患鼻炎癌,但他没有被病魔吓倒,而是一边配合治疗,一边牵挂着他那所背来的学校的发展与振兴。哪怕是在重庆住院期间,都在询问学校的情况。如今,他仍然坚守学校阵地,与教师、与学生始终在一起。

 


上一篇:
下一篇: